菩提禪修使我逐步收復健康失地


吳淨嚴師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菩提禪修使我逐步收復健康失地

我叫吳淨嚴,本來遠遠未到七老八十之年,但我卻諸病纏身,我有病,卻因身體原因不能吃藥,因此到處尋找強身健體之道,終於有缘找到一本《禪修與健康》的雜志,它介紹菩提禪修對很多疾病都有不藥“而愈”之功。我便到舊金山菩提禪堂,參加了四月和五月舉辦的菩提班健身班和增強能量閉關班。我學到了如何將身體放松和能增強自身能量,從而達到祛病強身的“無量大光明修持法”和“八卦內功”,後來又學了做“大禮拜”。我每天都在家裡或到禪堂修練這些功法和讓師兄師姐们幫我調理。初期未感到有什麼效果,但兩個月後,我的多種疾病都逐步消失了。

wujinya-jpg

首先,最令我頭痛的是失眠,2-3年了,每天只能睡2-3個小時,睡眠質量極差,越睡不著越煩燥,一時頭向床頭睡,一時頭向床尾睡。當丈夫朦朧醒來時都搞不清自己面向枕邊人的頭或腳。經過上述禪修之後,我晚上平靜多了,每天可睡5-6個小時,再不會因睡眠不足而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了。

另一個病是自覺“胃寒”,像有冰塊置於腹中,還有胃脹痛。十多年前醫生診斷我患胃幽門螺旋幹菌病。練功兩個月後,不知不覺中“胃寒”癥狀消失了。

我還有一個癥候群,就是全身肌肉痠痛,尤以雙肩,雙上臂為甚。我是個醫生助理,我會用“拔火罐”來緩解疼痛,我就天天對著痛處拔。最近,最痛之一的雙上臂痛悄悄地消失了。

我還有一種怪病,  俗稱“食甲”。在左手無名指的指甲遠段變白,這片白甲不斷向裡擴大,非常疼痛,是由一種細菌感染所致。醫生要把白甲全部拔除以便塗藥和止痛,但非根治,白甲拔了又再長。無甲復蓋那部份手指變成裸露,碰到外物疼痛萬分。與此同時,頭髮停止生長,3 – 4個月都不用理髮。練功後,“食甲”全消。如今你看不出我的左無名指指甲有過如此一段不快的經厲。頭髮和指甲的生長速度已如常人。

近年來,我雙膝酸軟疼痛,有時出現無力而突然下跪的情況。我的體力很差,做點小家務,我都要躺下來休息一會才能繼續工作。初期練“大光明”無力堅持一小時,連續兩遍。經過堅持修練後,現在可連做三遍,再加上“走八卦”,做“大禮拜”,我告別了膝痛無力的煩惱,體力也大有長進。

經過兩個月的健身班和能量增強班,使我認識到過去之所以疾病接踵而至,乃由於身體能量不斷缺失。但隨著我持之以恒,一步一個腳印地綜合修煉“大光明”,“走八卦”和做“大禮拜”,我身體的能量就源源不斷地得到補充。當我體內的能量達到一定高度時,疾病就一個一個地和我說“拜拜”了。所以我要感謝金菩提上師帶我走上離苦得樂的康荘大道。我遵從上師廣度有緣人的教導,不仅渡家人,我還要積更多的功德和福德,更好地修煉身光明和心光明,幫更多的人也走进菩提之门,離苦得樂!